Board logo

标题: [原创非首发] 外婆的五寸“金莲” [打印本页]

作者: 柔木    时间: 2018-1-22 09:26     标题: 外婆的五寸“金莲”

外婆的五寸“金莲”

      


     岁月的无情,在于它总是悄无声息地从我们的身边流过,毫不留情地带走了那么多熟悉的亲人;人生的有情,在于那些逝去的亲人会深深镌刻在我们的心里,尽管物是人非,却难以忘怀。虽说我已年近古稀,但总是记得我慈祥的外婆,记得她那双奇特的五寸“金莲”。

    外婆姓赵,清光绪二十五年(1899年)生于常熟浒浦赵园村。当时还盛行缠足这一封建礼教,女子到了一定年龄,要用布带把双足紧紧缠裹,形成尖弯瘦小、状如菱角的锥形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煎熬,缠成小足定型后,穿上绣花的尖形小鞋,即为三寸“金莲”。 那个时代的女子以脚小为美,我外婆也难逃此一劫。缠足的过程很残忍,浒浦俗话有“小脚一双,眼泪一缸”之说,我小时候听外婆讲述过她的亲身经历,太婆用裹脚布使劲把她的双足紧紧扎成尖尖的形状,白天两脚痛得寸步难行,晚上睡在被窝里脚又火烧火燎般的疼痛,熬到忍无可忍时,只能把脚伸到被子外凉会儿。太公心疼小女儿,偷偷地把她的裹脚布解开。第二天被发现了就要挨太婆一顿臭骂,然后再狠狠地裹上。就这样被太婆和太公裹了拆,拆了裹,一双脚尽管也被缠得趾关节严重变形,但是终究成了三寸不止,五寸不足的半成品。外婆洗脚的时候我也看到过,确实够可怕的。

    我母亲是独生女儿,我又是长孙,所以我从小深得外婆疼爱。我家住在南门,父母上班后,家中只有我们祖孙俩,每天下午外婆就背着我到南门坛上的长兴书场听书,外婆的小脚走起路来用脚跟着地,左面一颠,右面一颠,我伏在她背上感觉挺舒服的,有时会进入甜蜜的梦乡。外婆识字,从丰乐桥到君子弄,从平桥街到总马桥,一路上把商号店招上的字一一教我认识,且天天要求我重复认读,等到我入学读书时已经会读会写几百个字了。我小学读书是在文庙边的学前小学,离我家较远。每逢天气突变,哪怕只是细雨蒙蒙,外婆都会到学校来送饭送伞。我肯定很开心的,因为早早地吃好饭,可以和同学们尽情地玩。长大懂事后想想,从家里到学校,再从学校回到家,外婆小脚一扭一扭地起码要花一个半小时,真不知她撑着雨伞,顶着风雨,如何走过这漫漫的路程。小学毕业后,我升入了地处北门的省中,路途更加遥远,外婆已经力不从心,我开始带饭到学校里代蒸,解决了就餐问题,而妹妹和弟弟则就近入学,免得外婆劳顿。读高中我是寄宿生,离家远了。每月回家一次,外婆很是心疼,怕我在学校食堂吃不好,总会准备好几斤炒米粉,都是她在小石磨上一把米一把米磨出来的,还要准备一瓶炒好的酱,或者一瓶油氽黄豆,让我改善伙食,一直持续了两年,到1966年文革停课后才终止。

    外婆是传统的,在我的印象里,她每天早上起床洗脸后,要花一定的时间梳一根长长的辫子,在后脑勺上盘成发髻,然后才能出门办事。外婆的小脚鞋子是自己做的,鞋底是尖尖的,鞋面是尖口的,至今我犹能想起她带着老花镜,一针一线扎鞋底的形象,我耳边犹能听到扎鞋底时哗哗的抽线声,这种情景从我懂事开始一直延续了好多年。文化大革命中破旧立新之风盛行,但一个家庭老妇,与人无争,与世无争,也没人来管到她的头发,更不会管她的小脚。倒是外婆自己适应了形势,剪去了伴她半生的辫子,改成一头齐耳的短发,我们都夸她好看,她苦笑着说是没有办法,过了一年老一点,肩膀越来越僵硬,抬不起来了。做小脚鞋子的问题解决得更有戏剧性,母亲和妹妹去百货公司买了一双最小码的解放鞋,外婆一穿刚好合脚,解放鞋是橡胶底加上海绵内垫,脚底自然舒服,鞋头较宽大,小脚穿在里面不挤脚,且鞋口有鞋带系着,不可能脱落,这样一来,外婆鞋子更趁脚,行走更方便了。外婆笑着说:“怎么才想到啊?不然我可以早舒服几年了。

    岁月不居,时节如流,我们兄妹三人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。文革中,我和妹妹插队,母亲下放,弟弟到苏北生产建设兵团,家中剩下孤寂的外婆和父亲两人。面对这种前所未有的境遇,我们实属无奈,只能想开,人生旅程漫漫,总会路过不同的风景。历经几年的辛劳和奋斗,我们兄妹三人按照国家调整的知青政策先后回城就业,外婆的脸上又恢复了笑容。随着我们的成家立业,娶妻生子,外婆升格为老太太,她把对我们的关爱延续到三个曾孙儿女身上,带了一个再带一个,在孩子们蹒跚学步的时候,她就像当年带我们一样,半大小脚一扭一颠,搀着他们在附近转转,因为远的地方她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在她的心目中,孩子们都是她的心头肉,为他们操心是理所应当之事。这样的操劳一直到孩子们陆续入学才告结束。

    外婆很长寿,一双半大不小的五寸“金莲”竟然走过了95年的历程,她见证了我家三代人的成长。她也许不懂得生活的广义和内涵,但是她能够满足和感恩,她的满足是带大了三代人,她亦感恩我们带给了她不同的欢乐,她为我们的懂事,为我们的进步而感到欣慰。她生命中的最后二年因为股骨骨折而卧床不起,那双五寸“金莲”得到了彻底的休息。她离世的时候,我因工作出差远在他乡,没有见上最后的一面,亲情几许难度千里关山,梦中热泪常念往日慈爱。

    光阴依然无情地漫过,很多事情来不及去感叹,就已悄无声息地溜走,而记忆则在时光的夹缝中闪烁,外婆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的眼前,她生前那些平凡真实的故事,已深深的铭刻于我的脑海,她那无微不至的关怀爱护,令我终生难忘。外婆过世十年后,我父亲因病去世。开丧时全家一致商定,支持殡葬改革,在新建的思亲苑买两套双穴,除了安放父亲的骨灰盒外,还把原来安葬在虞山公墓的外公外婆的骨灰盒一起移来,让亲人们团聚。移灵的那天,我们带着两只新买的骨灰盒来到墓地,工作人员打开水泥池的盖子,我们都惊呆了,地处山顶的墓池内竟然积满了水,两只骨灰盒像小船一样地飘在水面上,我们赶紧取出骨灰袋,放到新的骨灰盒内,护送到思亲苑安放定当,兄妹几个额手相庆,移放骨灰盒的决定使外婆免遭了长期水淹之灾。当晚,我在梦中见到了外婆,她一步一颠地扭着那双“五寸金莲”走来,脸上依然堆满了慈爱的笑容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17年10月28日(重阳节)



作者: 柔木    时间: 2018-1-22 09:27

发一篇近作,看看人情的老朋友。
作者: 抛砖引玉    时间: 2018-1-22 14:03

回复 2# 柔木


    老爷子最近身体可好。
作者: 柔木    时间: 2018-1-22 15:36

承蒙牵挂,身体蛮好。
作者: 柔木    时间: 2018-1-22 15:40

[attach]16034[/attach]近日在市图书馆审稿时所摄照片,问好人情论坛的朋友们。
作者: 抛砖引玉    时间: 2018-1-22 16:00

回复 5# 柔木


    精神矍铄啊!
作者: 柔木    时间: 2018-1-22 16:29

行管好!
作者: 行吟者    时间: 2018-1-27 23:52

回复 7# 柔木


    问候先生!一篇文字,很是感慨。
作者: 行吟者    时间: 2018-1-28 00:04

近年,身体不适。望先生谅解才是!




欢迎光临 人情原创文学网 (/) Powered by Discuz! 7.2